东坡足迹考 TRAILS OF SU 更多
苏东坡的为官之路——琼州别驾(下)   苏东坡62岁被贬琼州别驾,儋州安置。他无依无靠,尝尽苦头,可谓陷入了人生的最低谷。但苏东坡一生命运多舛,几番周折,大起大落,贬迁数州,过惯了苦日子的他对儋州的境遇早已不以为意了。儋州是苏东坡为官历程的最后一站,苏东坡以罪臣之身开化儋州,咏唱儋州,为儋州千百年来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他苦中作乐,更将华夏文明之光洒向宝岛海南,这位千年英雄,在最后的命途上,仍在闪耀着。
0
2018-09-05
苏东坡的为官之路——琼州别驾(上)   儋州,即今儋县,位于海南岛西北部。在宋代,儋州是比较落后荒凉的地方,被人称作“南荒”、“非人所居”。苏东坡再次被贬居到此地时,年已62岁且体弱多病,这里食无肉、病无药、居无室、出无友、冬无碳……又地处热带,毒蛇猛兽频频出没,还有瘴疠和疟疾时时威胁着人们的生命。更令人心寒的是,苏东坡虽挂名“琼州别驾”,朝廷却三年不发俸禄,并下令凡是接济东坡的官员一律受到严惩,这对苏东坡来讲,更是雪上加霜。
0
2018-09-05
苏东坡的为官之路——流放岭南(下)   所谓急民之所急,想民之所想,未雨绸缪替百姓考虑周全者乃是好官,苏东坡就是这样一个为民不清闲的好官。自来水工程建成后,苏东坡还是不放心,想到暴露于地面的二十来里长的竹管,难免会发生堵塞的问题,于是他又再次致函王仲敏,“每竿上,须钻一小眼,如绿豆大,以小竹针窒之,以验通塞。”他担心时间长了,竹管会堵塞,到时候查找不出原因,只有全部毁掉重建。
0
2018-09-05
东坡诗话 POEM OF SU 更多
小议东坡诗词——“百日归期恰及春”   这首诗算是苏轼自言自语,这股清新的活力也正是他此时的生存姿态。风吹面、鹊啅人,目光所见都是欢乐的生命,百日乌台就像一面透镜,苏轼从中看清了今后的道路。故而“此灾何必深追咎”,没理由再为之烦恼,“余年乐事”一大堆,他还不一定忙得过来呢。黄州能诞生苏东坡,与乌台诗案有很大关系。
0
2018-04-09
苏东坡笔下的眉州新年   1063年的新春,苏轼独在陕西凤翔,与身在汴京的苏辙互通诗信,共忆眉州老家,也让我们得以一窥北宋眉州的新年盛况。苏轼在诗信中言:“岁晚相与馈问,为馈岁;酒食相邀,呼为别岁;至除夜,达旦不眠,为守岁。蜀之风俗如是。”
0
2018-03-13
苏东坡笔下的元宵节   元宵佳节,我们在享受节日欢乐的同时,可能也会好奇,眉山人引以为豪的苏东坡,当年又是怎样度过他的元宵节呢?有哪些让人津津乐道的趣事儿呢?且让我们循着东坡及其先祖的文字,重现北宋元宵的盛况。
0
2018-03-12